2020年以前大家都在抢风口,但2022年没有风口,风停了。

2020年以前,可以选择的项目数不过来,各类博主的公众号几乎天天都在分享新的赚钱项目,还有许多付费社群里面分享的项目也五花八门。

但从2020年开始,大家听到的项目分享就越来越重复了,2022年几乎就更听不到任何创新项目的声音了。

大家可以稍微回顾一下2020年以前,接触到的一些互联网赚钱项目,很多人靠此也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比如淘客领域就有很多玩家,如社群淘客、代理淘客、外卖淘客,还有把淘客结合区块链的平台。

再如国内/跨境社交电商、社群团购、闲鱼无货源、淘宝蓝海、拼多多店群、知乎好物、地推拉新、抖音书单号、tiktok、跨境独立站等等。

但是2022年年初,身边很多人都在焦虑和询问,2022年到底做点什么?

为什么2022年没有风口,没有那么多创新的互联网项目了?没有那么多创业公司了。

今天村长结合个人的一些观察和亲身体会,和大家聊聊。

01、互联网红利势微

大家一直都在说互联网红利,那么到底什么是互联网红利呢?村长个人认为有两个方面:

1、互联网基础设施逐步完善

从我们使用的电脑、到各种互联网平台以及服务,这些都可以称之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。

比如微信属于聊天的基础设施、微博、头条属于资讯的基础设置、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属于金融的基础设施,抖音、快手属于娱乐的基础设置、京东、淘宝、拼多多、叮咚买菜属于消费的基础设置。

正是因为这些基础设置从无到有,从有到多,从多到强,所以才会出现许多互联网的就业机会和使用用户。

这其实和改革开放那时候是一样的,国家建高速、高铁、景区、生产房子、汽车、超市等等,有人可以跨省出去玩了、有人买房了、有人开店了,这些基础设施的完善,自然就诞生了很多的赚钱机会。

2、创新消费需求一定饱和

因为有这么多的基础设施被开发和完善,这就激发了大量用户的消费需求。

比如智能手机的普及,大家买智能手机越多,上网越频繁,那么抖音、微信、快手、拼多多的装机量、注册量也就越高。

这么多新奇的领域里,任何一个单拎出来,都是几亿的用户市场。

所以看看手机里面的各类app、微信、淘宝、拼多多、抖音、B站、头条,每一个APP的用户和月活都在几亿以上的。

但是随着基础设施的逐渐完善、用户对于新产品的消费逐渐饱和,互联网的许多红利就逐渐消失了。

那还想在互联网领域搞出点动静,就得拼财力、拼创新了。

02、市场上舍不得出钱了

创业不仅要靠脑子,想法,还要靠财力,但从2020年开始,市场上的许多资方不想掏钱了。

1、基金投资更谨慎了

以前靠一个想法、一张嘴、一个人、几张PPT就有可能拿到天使轮的资金,这是真事,毫不夸张。

甚至你还没有从上一个公司离职,就已经有人想要投你,给你送钱了。

记得在2014-2018年左右,在杭州如果你是从阿里巴巴出来,且在P7\\P8\\M4等以上的岗位,一般都能很轻松的见到各类投资人。

稍微组个队,项目能在国外内市场中找到对标,都能拿个几百万的钱。

村长在2016年和2018年的创业项目,拿钱都是比较轻松的,尤其是2018年一直被投资人追着约见面。

因为那几年,国内许多互联网公司在海外上市,基金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,包括许多上市公司早期的员工也兑现了很多股票收益。

最重要的是,当时的风投策略也不同,属于典型的多个篮子放鸡蛋。

你可以看到许多同类的互联网项目背后,有好几家都是一样的投资机构。

因为他们相信,不管是投A还是投B、C、D,最后一定会有两家合并,也一定会有一家上市,只要其中一家能够上市,那就赚钱了。

但是2020年风投的投资风向转变了,大家都十分谨慎,能上投委会的项目就很少,能过的项目就更低了。

以前一个创业项目有机会参与尽调,能拿到TS,差不多就有90%的把握可以拿到钱了。

可现在就算签了TS,也不一定拿得到,而且钱到账了,还有可能被撤回去。

投资人不愿意出钱了,当然市场上的项目就少了。

本来有很多项目都是靠钱烧出来做市场教育的,就算不成功,但投资人多少愿意花钱尝试一下,现在投资机构不愿意花钱养市场了。

2、创始人不敢花钱了

投资人那里拿不到钱,作为想创业的初创老板和连续创业者也不敢乱花钱了。

以前还可以靠经验、背景、团队、技术等从投资基金那里拿一笔钱来做测试,也许还能做到A轮、B轮。

或者以前还可以通过A项目养B项目来探探新路子。

而现在上面拿不到钱,老板兜里的钱也不愿意拿出来了。

试问现在还有几个老板敢卖房卖车的,少之又少,因为基金接盘的少了。

老板不敢花钱,原因之一是从投资人那里拿钱的可能性极大降低了。

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原本的蓝海市场变红海了。

以前大家有钱的时候,大家都想着去做各种创新的项目,所以一些看似传统的项目竞争反而少,自己的大本营利润还可以。

但是现在呢,一个项目出来以后,当天就有模仿者了,这个在抖音项目上最为常见。

自己的大本营都快被挖空了,创始人哪还有心思做新项目呢?

3、消费者舍不得花钱了

2020年疫情刚开始,也许很多普通人手上还有些积蓄,对于消费还没有特别节制。

但2022年,疫情整整持续了三年,接下来什么情况还是未知数。

前不久,还看到一组数据,因疫情影响,房贷车贷断供的,和卖房的不在少数。

最近各位应该更有体会,深圳、广州、上海、宁波、杭州等一些重要的务工城市都经历过停工停产限行,许多人的收入受到了影响,许多人甚至是没有收入的。

用户都开始捂住口袋了,消费的欲望大大降低了,对于新项目、新产品的体验就更弱了。

03、新的媒介、技术,人群还未成熟

每一次的创新,其实都伴随着新的媒介、技术、人群、产品、渠道的发展。

大家回顾一下,从国内引进电脑到百度、搜狐、腾讯这些产品的出现就历经了十几年,再到这些产品发展壮大就已经是09、10年的事情了。

同样再看看京东、淘宝从出现到发展壮大,还有移动大屏手机从苹果出现以来,也至少经历了7、8年时间。

而目前,无论是大家讨论的元宇宙、智能穿戴、全息投影、折叠屏、空付等等,真正完善的产品还很少,包括无人驾驶、AI/AR机器人等等。

还有消费人群的培养也是不一样的,80后是PC的一代,90后是移动互联网的一代,而00后、05后才刚刚开始。

他们的消费需求还在培养中,现在有很多针对00后的新社交平台、娱乐平台,虽然他们是很大的群体,但毕竟他们的消费能力还没有形成。

但这些产品被开发出来,对于90后、80后又不需要,所以导致目前的社交、娱乐等产品的断档。

如果把目光放到3、5年后,一定会有新的全民社交平台出现的。

04、疫情对整个,市场的巨大冲击

除了第二轮互联网红利消失,以及许多项目本身已经进入红海期外,还要最直接的一个影响就是疫情。

我不知道大家对疫情是如何理解和体会的,相信有过被隔离的粉丝深有体会,尤其是广州、深圳、上海这些地方。

疫情对于企业来说,最大的难处在于市场推广的难度加大了。

比如线下小店、景区、娱乐、餐馆、住宿,还有许多依托于线下推广的互联网企业,几乎都停滞了。

有些人也许会好奇,线下餐馆、KTV等业态的关停,对互联网企业有啥影响呢。

其实这里面环节可多了,比如聚合支付、扫码下单、开店系统、促销产品等等,可以拉出几十个互联网相关的行业出来。

村长有两位朋友,一个是做付费社群的,因为疫情的影响,原本每个星期都要去全国巡游开同城会员大会都停了,连续租了三次的千人大会场地,都被取消了。

还有一位做微商代理的,以前每个月都要拉着代理在线下做三晚四天的培训、团建、会销,现在无奈搬到了线上。

但是线上的转化效果明星不如线下,收入锐减、但库存没减。

05、第三轮大风口,即将来临

那什么时候,还会出现像2000年初、2014年前后的大风口期呢?

说实话具体的时间村长不知道,但有个象征性的事件是可以确定的,那就是疫情结束。

疫情结束,一定是第三次大风口的来临,无论是线下实体经济还是线下互联网项目。

其一大家肉眼可见的领域就是旅游,无论是国内还是跨境,虽然携程、去哪儿的业务一定会增长,但一定会有新的旅游玩家出现,对原有行业巨头带来冲击。

其二是消费品领域,消费品领域中国必须也一定会出现超级品牌,但遇上疫情,这波消费品的浪潮快速覆灭了。

这里要强调不仅是品牌消费品,类似完美日子、元气森林等,还会包括代理模式的品牌。

许多人会说微商代理模式已经行不通的,这一点村长并不这么认为,只是制度上会更符合法规要求,但代理模式的产品还会持续。

其三是网络产品,虽然这几年电商、娱乐、社交平台等于是垄断状态,大家手里能使用的APP就那么一两个。

但随着新技术、新平台、新人群的出现,村长始终相信电商等领域依旧会有新玩家,除了这种超级平台,许多细分领域也是会洗牌的。

毋庸置疑,优胜劣汰是社会发展的规律。

虽然我们谁都无法预料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,但希望大家保存实力、对后疫情时代充满期望。

我觉得后疫情时代一定会是一个百滞待新的新时代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